http://rekarupa.net/yansi/910/

无论科举还是高考

  不外这些所谓查询拜访都没有发布详实的数据,“下场凄惨”的说法更是毫无逻辑。有网友暗示,有人用科举状元青史留名的比例来证明科举制失败,此刻又想用高考状元来证明高考轨制失败。无论科举仍是高考,目标都是大规模培育、选拔人才,只看考第一来判断轨制好坏是一叶障目。

  这类报道还征引一个“第十名现象”,即在招考教育的体系体例内,一个班里最有前程的学生,往往不是进修成就最好的前几名,而是班上处于中游的第十名摆布的学生,他们在后来的工作中出乎预料地表示超卓,最有出息的高考状元并成长为栋梁型人才;那些昔时成就数一数二的优良学生,长大后却淡出优良行列。

  高考之后,一个很老的谣言比来又在收集上冒了出来,题目骇人听闻:《中科院惊讶查询拜访:30年1000高考状元下场凄惨,没有行业魁首》。6月29日,中科院官方微博@中科院之声 再次辟谣:“截图内容不实,此前我们曾多次辟谣。”

  无论是说所谓“地方教科院”,仍是所谓“中国教育科学院”进行了这个查询拜访,这些报道的内容都大同小异,声称查询拜访了恢复高考以来的3300名高考状元,发觉没有一位成为行业魁首。抽查全国100位科学家、100位社会勾当家、100位企业家和100位艺术家,发觉除了科学家的成绩与学校教育有必然关系外,其他人所获的成绩和学校教育底子没有正相关关系。

  更有甚者,将所谓的“地方科教院”说成是中科院。客岁,@中科院之声 为此颁发声明:周末不断在被@ ,征询一个所谓我院的查询拜访成果,良多大V转载时也没能申明白。在此,我们再次申明一下,不是所有带“中、科、院”三个字的机构都简称“中科院”。最有出息的高考状元